原生形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生形态 > 劳模精神

[上一记录]  [下一记录]

边区工人的旗帜——赵占魁

赵元明编


  一九三九年秋天,赵占魁同志就被边区政府奖为模范工人,当时他在农具工厂做化铁的工作。之后,任翻砂股股长,并历次受奖。四一年,被选为边区参议会候补议员。四二年,边区总工会开发展工厂的「赵占魁运动」,号召全边区工人向赵占魁同志学习。当时他在农具工厂亲自领导这一运动,任「赵占魁运动委员会」主任,获得很大成绩。四三年,又被奖为边区特等劳动英雄。现在他在工艺实习厂任翻砂股副股长。他一贯以新英雄的姿态,站在建设边区的最前线,成为边区工人的一面旗帜。
  (一) 半辈子过着牛马生活
  他今年四十八岁,山西定襄人。小时,祖父只留下坟地一畝,土房七间。但到父亲手里,这几间破房又用两百吊钱抵押给人家了。那时因祖母去世,没钱埋葬,父亲被逼得没法,就流着眼泪,写下那张契约;死人虽然埋葬了,两百吊钱的高利贷却压在活人的肩上。要是搭不上利钱,债主就随时叫你从自己的房子搬出去呀!为了生活,为了给债主搭利钱,迫使一家人都过着牛马生活。
  赵占魁弟兄四人,老大老二都是给人家当长工,父亲在口外做泥水匠,就连鬓发斑白的老娘,也得离开家给人家洗衣服做饭,以挣几个工钱;他排行老三,从十二岁当雇工,虽然全家劳动,但得来的血汗钱,除了还高利贷和缴租纳税以外,所剩无几,每天只能吃上两顿红高粱窝ㄆ,而四弟却因家中无法养活,自小就送给人家了。
  赵占魁十七岁那年,父亲被坍下来的破窑洞砸死了。二哥听到这消息,便连夜奔去照料,不幸又在途中过河遇险,被水淹死。这两樁惨痛的事情,特别刺激着赵占魁的心,他想挣扎一下,突破这穷困的牢笼,于是就在这年离开了家,去给一个铁匠当学徒,终年伴着风箱铁锤,飘走在口外的天镇阳高一带。
  封建社会的学徒生活,真是想象不到的痛苦!晚上别人都睡了,自己还不能睡,早晨天不亮就得先起床。有一次他病了,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师傅还硬叫拉风箱,拉不上劲,又挨了两脚。这样,天天筋酸骨痛,一年得不到片刻休息,但全年工资,才有十二吊钱,刚够买五六斗高粱。而且三年时光,只是给师傅拉风箱抡铁锤,没有学到一点手艺。
  民国五年,口外闹瘟疫,铁匠散伙了,赵占魁只得流浪回来,到太原当泥水小工。这时他二十岁。后来在太原铜元厂提炼部当学徒,干了八年。二十九岁到兵工厂学翻砂,又干了六七年。
  每天工作十二小时以上,工资最多的时候,每月十二元钱,扣去伙食房钱,那还有多少剩余呢?工头对待工人不当人看,动不动就罚工;上工迟到五分钟,三次就罚半个工;病了不但没人管,请不下假旷了工,一天就要罚三天。赵占魁是个老实人,又因为那可怕的失业的暗影,在威胁着毫无保障的生活,迫使他当牛做马,一点不敢调皮。虽然这样,到三二年工厂减缩,他既没人情,又没用钱活动,还是不免被摈弃在工厂的大门以外。三十七岁这年,就是他失业的一年!
  三十八岁时,好容易才在同蒲路介休车站修理厂当了名铁匠,干了三年,每月工资九元钱。他三十岁时结了婚,可是老婆也得给人家当雇工或到车站上去拣烂煤,才能维持生活。一九三五年初,日寇占领了同蒲路,他又和老婆失散,便跟着铁路工人一起,流亡到西安。这时,他听说廷安是共产党的地方,是工人的天堂;三八年五月,便由一位铁路工人的介绍,进了安吴堡青训班,不久,就来到了延安。
  (二) 四十二岁才找到了自己的家
  来到延安,就进了抗大,在工人队学习。果然是一个自由幸福的地方啊!真使他连做梦都没想到,过去活了四十岁,当了半生牛马,连自己的名字都也认不下,而今竟一个钱不花,管吃管住,进学校学本事!所以他积极学习,进步很快。在讨论会上发言,他常常拿过去的苦难和现在的幸福相对照。旧社会的黑暗和罪恶使他痛恨极了!他说:「我的血快要被人挤干了,而今四十二岁,才找到了自己的家!」
  特别使他感动的,是首长们的关心和同志间的友爱。当时张浩同志,常常找他们谈话,问寒问暖,有点小病,就请医生来看,他和另一个年岁大的工人老崔说:「什么人待咱这样亲热过?共产党的首长,真像咱的亲娘一样!」
  他处处表现得很好,积极苦干,忠实革命,组织上看他够得上一个党员的条件,就派人找他谈话,问他入党的意见。他一听,就激动起来,对那位同志说:
  「党还要我这样老汉么?我又不识字,只有这两只瘦骨棱棱的手呵!」
  其实,何只是他的手瘦骨棱棱,连他的身体也因在旧社会里过度劳动,营养不良,落得那个干枯的样子了。这时,那位同志安慰他说:「老赵,无产阶级就是靠两只手来创造光明的世界的!」
  这句话使他非常兴奋,坚定了他的信心,当年十二月二十日,赵占魁同志就为成一个光荣的共产党员了。
  三九年春天,毛主席号召生产运动,抗大缺乏工具,赵占魁同志马上提出来:自己开炉打!于是集合了几个工人,修起三个炉,半月的工夫,就打了二百把镢头,三百张锄。
  有一次,他和老崔去找张浩同志,说:「我是党员了,我想早点为党出点力。不要学习了!我会打铁,我就去打铁,为党解决生产工具吧!」
  张浩同志耐心的劝导了他许多,叫他再好好学习。到六月间,边区政府为了发展生产,创办农具工厂,调他去当翻砂工人,他高兴的说:「这可有了为党出力的时候啦!」当他跟另外三个同学离开学校的那一天晚上,张浩同志又把他们叫去,亲切的叮嘱他们说:
  「工厂是工家办的,但它是为工农劳苦大众服务的,也就是工农大众自己的工厂。你们都是主人,要好好干,好好爱护工厂!」
  赵占魁同志就把这些话一个字一个字的牢记在心里了,并且变成了他的实际行动。
  (三) 在农具工厂四年
  他到农具工厂,开始在翻砂股当化铁工人?由于积极负责,不久就当了翻砂股长,一直工作了四年,化铁时都是他亲自看炉。
  化铁是一种多么艰苦的工作呀!特别在夏天的时候,站在一千度以上的熔铁炉旁边,头上又被炎热的太阳晒着,还得穿起棉衣(代替石棉衣)。汗水不停的往下滴着。吃饭的时候也不能停工的。别人是一面吃一面工作,可是赵占魁同志却连饭也顾不得吃,他说怕悮事,他常常这样不停的工作十二小时以上。他虽然四十多岁的人了,可是当他工作起来的时候就变成年青了!他总是那样愉快而沉着。瓜子形的脸孔,带着笑纹,看着那炉里的铁水,爆着耀眼的火花,一会儿就变成了犂、铧、车圈,这就是胜利的果实啊!这会使他忘记了疲倦,他从来没有叫过一声苦!
  平时,他总是打起床钟以前就起床了,上工比别人上得早;下工时他让别人先走,然后把工厂巡视一周,看看有没有人把工具乱丢乱放,要有,就一件一件的放好。他爱护这工厂,真和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他常常对工人们说:
  「工厂是公家办的,同时也是咱们自己的,跟在外边不同啦!」
  所以每次下雨下雪,不论是白天夜间,赵占魁一定把大家叫起来,领着头把院里的工具、成品,都搬移到避雨的地方去,一点不让它遭受损坏,搬不动的就拿油布盖起。他从来没有计较过工资,本来按照规定,加工是另加工资的,可是他不要,说:「在外边作工,费死了劲还时常饿肚子,现在为革命工作,有吃有穿,要那么多的钱干啥呢?」他也很少请假,有了病也不肯休息。
  在四一年,他病了一个星期不能起床,热度很高,头晕。但有一天要开炉,怎么办呢?就由他的学徒李荣贵来看炉。可是李荣贵加铁加得过多了,炉里化成了一个二三百斤重的圪塔!赵占魁一听到这消息,便马上从床上挣扎起来,拄着一根棍子,来到镕铁炉旁边;但自己站立不住,就坐在地上看了一天炉,把那天的任务完成了。去年四月,他帮助别人试验弹花机,不小心把一个手指头轧坏了,而且轧出了两块碎骨头,大家劝他休息,他不肯,自己把手包上,又用另一只手照常工作起来。现在他那个手指头还伸不直,就是当时遗留下的残跡。
  去年五月,还有一次,他镕铜时因为坩锅坏了,那十几斤重的一坩锅铜水(热度在千度以上),一下倒在地上,有一部份泼在他的右脚上。脚面马上就烧成焦黑!那疼得多么要命呀!可是赵占魁同志,不但一声疼也不叫,而且不叫别人扶,自己走到医务所去。这种精神,可说只有战场上那些「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哭」的战斗英雄们,才能够和他相比!
  后来,工厂把他送到中央医院去治疗,延安各界听到这消息以后,许多机关、学校和工厂、都派人去慰问他。党中央的邓发同志也亲自去看他,劝他好好休养。他取到的慰劳品,简直摆满了两桌子,另外还有一万五千元。可是他这一万五千元,全部捐献给前方的将士了,他说:「前方有许多同志在流血,比我更痛苦得多呢,我不算啥!「到六七月间,时局紧张,当时他的脚没好,正在医院里。他就马上坚决要求出院,为了保卫边区,就带着伤站在他的工作岗位上去了。后来一提出劳军的号召时,他又把积蓄的五千元和两双鞋子、两条手巾、十块肥皂,捐献出来。在他影响下,农具工厂的劳军捐款,即达十六万之多。
  他处处表现了为革命,爱护工厂的忠诚。前年,有汉奸特务份子,混进工厂,企图破坏,鼓动落后工人怠工罢工。他当时虽然没有识别出那反革命的真面目,但他却能站在一个党员的岗位上,起来斗争。他把个别的落后份子争取过来,在这次斗争中,他领导的翻砂股是完全站在正确的方面,表现了坚强的力量。
  为了改进技术,提高质量,赵占魁同志下了苦工夫,不断的细心研究。拿化铁来说,开始时,一斤焦炭只能化一斤铁,后来慢慢改进,就化到二斤半了。在成品的成损比率上,由过去百分之六十的损坏,减少到百分之二十五的损坏。又如翻砂,最初用十分之三的焦炭面,而翻出的犁铧很不光洁;后来改用十分之三的石灰面,既省了钱,使铧面又光滑好用。再如化铜的罐子,是用坩土自造的,最初一个罐子只能化二次到三次铜,后来经过几次改造,可化到六次,提高了一倍以上。
  (四) 热心教育学徒,发扬友爱精神
  对待学徒,在赵占魁同志的心里,有着这样一封信念:「多教会一个学徒,就多增加一分革命力量!」
  他还常对学徒们说:「我要认真教,你们要认真学,边区跟外边是根本不同啦!」
  每天开炉的时候,他总是一面工作,一面指点着教学徒实际练习。什么时候加炭加铁,分量多少,风力大小,一遍一遍的给学徒们讲解,有时为了准确,他叫学徒把炭和铁用秤称过以后再装在炉里,真是一位「谆谆善诱」的良师!在翻砂的过程中间,一发现什么毛病,他就把学徒集拢在一起,研究毛病的原因,告诉他们改进的办法。他总是带着慈祥的笑,和学徒同甘同苦,生活在一起。在他的栽培下,学徒李荣贵已经能够单独看炉了。
  在物质生活上,他更处处关心他们,像自己的亲兄弟一样。他有时自己拿出钱来,给学徒买鞋袜;有时在工作中,因工作较重,看见学徒们饿了,就一声不响去买几个饼子来分给大家吃。不久以前,工厂来了一批新学徒,公家没有来得及发下衣服日用品,他就号召老工人,发扬友爱精神大家帮助。他首先捐出裌袄一件,新鞋一双,裤子两条,推动大家都热烈捐助,解决了新学徒的困难,所以学徒们在工厂里都是那样愉快亲热,真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
  工厂里的人,都这样称赞着赵占魁同志:「老赵,是个忠厚老实人,自己生活简朴,帮助别人可热心,跟谁也能合得来。」
  真是,老赵平时帮助人的事情太多了,简直没法计算。马夫忙了,他帮助马夫去铡草,伙房里忙了,他帮助大司夫去烧饭,他当「生活委员会」主任,管理工人合作社,调剂工人的伙食,这些事情,都要在工作以外的休息时间去作,所以忙得老赵整天不得一点休息,有时半夜才能睡觉。
  他和当地老百姓的关系也搞得非常好,帮助老百姓解决困难。有一次,李老四打算发展生产,买了一条牛,但手下钱不够,就去找老赵,赵占魁同志说:「发展生产吗,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好事!好事!」就借给了李老四二百元。韩德成买驴也借他一百元。出去的钱,从来不要利钱。他也从来没有和老百姓争吵过。在四二年赵占魁同志当选为劳动英雄时,附近二三个村庄的老百姓,都集合起来,到工厂给老赵贺喜,给他送了一面旗子,唱了一台戏,去年五月,他化铜烧了脚,许多老百姓拿了鸡子、挂面,到医院里去看他。
  老百姓都这样说:「老赵,是个好同志!」 
  (五) 在工艺实习厂
  去年十月间,因为工作需要,赵占魁同志被调到工艺实习厂,任翻砂股副股长。于是他又把这模范的劳动态度和工作作风,带到了工艺实习厂来。
  过去在全厂来说,翻砂股是比较最弱的一个股,发生问题比较多。可是现在呢,景象完全一新,大家一致称赞,翻砂股进步最快。
  拿技术的改进说,由于大家都是劳动热情很高,进步特别显著。赵占魁同志在边区劳动英雄代表大会上,曾宣布他的计划说:要保证达到一斤焦炭化三斤铁的目标。现在不但达到,而且超过了。在他来以前,一斤焦炭不过化二斤多铁,但自他到厂以后,亲自看火,和大家细心讨论,去年十二月份,就平均一斤焦炭化三斤半铁;今年一月起,就化到四斤半,而平均数为四斤了。化多的原因,焦炭好,风力大;而大家努力,技术经验提高,加铁加炭的数量和时间,配合适当,也是起了决定作用的。
  在成品的成损比率上,也因为技术的改进,同志们人人责任心的加强,如注意水口的大小,倒铁水力量的轻重,做模子时的细心。现在已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有时能够达到二百之九十(损坏只有百分之十),这真是空前的纪录呢!
  为什么会有这个进步呢?去年整了风(赵占魁同志正是整风期间到厂的),工人们的思想意识有了转变,但不要忘记,我们的劳动英雄赵占魁同志所起的影响,确是极大的!
  (六) 一点一滴,都是革命财产
  过去穷苦的日子,使赵占魁同志养成了一个节俭的习惯,他把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在工人当中,他的积蓄经常是比别人多的。他看见有人糟踏一点东西,不论是公家的或私人的,心里就非常难过!
  在农具工厂时,他看见伙房里常把剩饭糟踏了,就心疼极了。几次跟伙房提意见,而剩饭总是难免的。于是他想出一个主意,叫伙房把剩饭好好保存,留下顿用油炒吃。结果工人们都来抢吃这油炒的剩饭,计算起来一个月就节省了一石多粮。
  每次从炉中倒出来的烂炭,他都用筛子筛过,把可用的烂炭烂铁都挑拣出来。他不光自己这样做,而且叫学徒也这样做。他对学徒们说:「自己要节省,对革命的财产更要节省,一块炉炭,一片碎铁,都不是容易来的!」
  他在工具厂也是这样。前不久,他发现几年前的烂炭堆上,里面有些生了锈的碎铁块,他就利用休息时间,蹲在那里用手边扒边拣,不一回就拣回了好几斤,接着他又发动学徒去拣,一天,就拣回了十几公斤。
  今年在生产节约的号召下,翻砂股月份的节约统计有:柴六百斤(用废炭代替),值六千元;焦炭二千斤(每天下午用废焦埋火),值十五万元;黄砂三桶,洋钉一斤(用生铁棍及坏钉代替),值五千元;炭面三百斤,值一万八千元;连其他共计节省二十一万九千余元。
  对原料不论大小,他都注意爱护,即如拉焦炭的大车,掉了焦炭块老赵都拣起来拿到厂里去。他又把焦炭大块、小块、碎末,分开来放,他说麻烦点没啥关系,而用起来又方便,又节省。
  (七) 向模范工厂的目标前进
  去年劳动英雄代表大会上,赵占魁同志听了毛主席「组织起来」的报告以后,就在心里盘算着:个人当劳动英雄不够了,要组织大家,创造成千成万的劳动英雄才行!当吴满有一提出创造模范村模范乡的口号时,赵占魁同志也立刻响应说!
  「对!我的目标是创造模范股,模范厂!」
  在工艺实习厂,赵占魁同志,被选为「赵运委员会」的主任亲自领导大家,向模范厂的目标前进!现在全厂的每个人每个股,都定出了今年的计划,个人与个人,股与股,展开了竞赛的热潮;而赵占魁同志和他的翻砂股,更成了大家挑战的目标。他收到的挑战书已有厚厚的一叠。「赵运委员会」又规定了种种办法:如配合行政,实行严格的检查制度;出版「赵运半月刊」小报,每半月检查的结果,在报上公布,表扬好的,批评坏的。
  现在,全厂充满着一种生气勃勃、紧张愉快的新鲜气像。厂长政委,都在墙报上写文章说:「我们全厂的同志,都一致朝着赵占魁的方向前进,创造模范厂是有把握的!」真的,全厂都有这种信心,准备于今年十月革命节,伸出胜利的手来,迎接这个光荣称号:
  「模范工厂」
  

陕甘宁边区的劳动英雄/赵元明编.—大连: 大众书局, 1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