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陕商故事

陕商故事

| [下一记录]

1929年的乱世商途一位陕商后人的甘肃商贸记忆







横贯甘肃的丝绸之路,既是无数商旅眼中的黄金之路,也是危机四伏的凶险之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之交,甘肃境内军阀混战,丝绸古道上关卡林立,土匪出没。丝绸古道如此混乱的情形下,一位陕商后人,却从南京携幼子前往数千里外的甘肃酒泉探望患病的父亲。这人就是刘文海。他艰难的西北之行,给人们留下了一段丝绸之路上商旅们惊心的记忆。
  刘文海,陕西渭南人,曾在英美留学十年,回国后先后任教于东南大学、西北大学、东北大学。1927年,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后,刘文海转入政界任职。1928年12月,刘文海获悉远在甘肃酒泉经商的父亲病笃,毅然带着儿子踏上了西行之路,前往酒泉看望父亲。
  刘文海的这次行程,不仅为后来张恨水、范长江等人的西北之行提供了借鉴和参考,更为人们研究丝绸之路上的商帮保留了大量材料。今日,就让我们跟随张智,聆听动乱年代中的商帮旧事。
  无以为食,民众剥树皮充饥
  这些年,关注丝绸之路的虽然很多,但专注于丝绸之路上商贸经营环境的人就比较少了。我是陕西人,父亲虽不是商人,却也耳濡目染掌握了不少的陕商往事。这些年,晋商、徽商文化随着影视剧的热播广为人知, 但和晋商、徽商并称的陕西商帮的故事却非常少,至今却鲜为人知。
  陕西商帮也叫“西秦大贾”或“关秦商人”,其形成最少有500多年的历史了。历史上,陕西商帮以泾阳、三原为中心,构建了纵横西北、川、黔、蒙、藏的庞大商圈,由于地域和交通的原因,以及为对抗徽商等江南商帮需要,陕西商帮往往和晋商联手经营。清末,伴随着国家的衰落,陕西商帮也逐渐走向没落。在这个大背景下,1929年,刘文海的西北之行给我们保留了陕西商帮的真实状况。
  1928年11月25日,刘文海从浦口乘坐火车一路北上,于12月3日下午到西安。他从这里开始了西北之行。此时,西安到兰州的道路极为混乱,一来年久失修、通行不便;二来土匪出没。12月6日,刘文海离开西安,陕西省政府主席宋哲元安排他跟随给兰州运送军用物品的车队而行。
  刘文海发现,甘肃是一个落后而混乱的地方,就连他在陕西雇的两个伙伴都因为路途苦寒而走了,但他依然前行毫不畏惧。到平凉,他发现街景恍若清末之时,城内镇守使、道尹之类大匾依旧可见。
  他们翻越了祁家大山,不时看到地震留下的堰塞湖,这些湖深不可测,而同行军官却还在那里高谈阔论,扯着各种无稽之谈。从这点上,他就对甘肃官吏很失望。到了青江驿,他发现路途的树木都没有皮了,询问路人才知道树皮都被灾民剥去吃了。
  后来,1934年春,张恨水也曾漫游西北,一入甘肃,只见沿路“左公柳”破伐殆尽,所余无多,均剥尽树皮,用以充饥了。张恨水当时还写了一首竹枝词:“大恩要谢左宗棠,种下垂杨绿两行。剥下树皮和草煮,又充饭菜又充汤。”
  被困兰州,“拉差”害苦商帮人
  12月30日,刘文海到了兰州。第二天,他找陕西商帮的人打听消息,才知父亲已经去世了。第三天,1929年的元旦,家人又给他报信说家里骆驼队被拉差拉到了兰州,请他想办法疏通要回。
  拉差是民国时期对农民、工商业者最为严重的压榨,一般被拉差后,要回的可能性不大,许多农民、商家因此家破人亡。
  无奈中,他拿着南京国民政府的介绍信,找到了省政府主席刘郁芬。刘表现得非常惊奇,似乎不知道有部下四处拉差。听完后,刘郁芬当即表示,安排人查询,让他耐心等候。回到店里,他家驼夫也找到了他。刘文海这才明白,他家的骆驼已计划要拉到青海去。
  时间紧迫,要追回骆驼,自然不能坐等消息。此时各地来的骆驼被国民军混在了一起,费了三天时间,才找出了一部分骆驼,数量不足原来一半。这个结果,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可是,陕西老乡都说这已经是非常出格的待遇了。乡党们说,这背后还牵扯到国民军刘郁芬和孙连仲(时任青海省政府主席)之间的争权夺利,所以刘郁芬才利用他南京国民政府要人身份压制了一下孙连仲,顺带帮了他一把。否则,连这一半骆驼都要不回来。
  骆驼问题虽然解决了,但路费依旧没有着落。跟他一路西行的儿子已经面有饥色了。无奈中,他先拿着零星衣物,准备到当铺当掉却没有一家当铺接受。在危急时刻,一位姓赵的朋友给他借了30元(大洋),这才有了继续西行的路费。
  嘉峪关,滑稽的洋关税
  从兰州到酒泉的路相对好走一点,至少土匪少点,不过站点与站点之间距离远,有了骆驼可以骑乘,方便了不少。2月3日,刘文海终于抵达酒泉,处理家庭琐事。
  在忙碌之余,刘文海游览了酒泉的名胜,同乡党们进行了交流。当时,嘉峪关有一种洋关税,让商帮痛苦不堪,本来洋关税是针对国外来的商品。酒泉位于内陆,俄国商队因路途遥远不会来此,怎么会有洋关税呢?原来,这是酒泉的一些遗老打着办教育的旗号肆意征收,只要从西边来的货物大多都予以征收洋关税。刘文海认为,这种做法不仅直接影响了酒泉商人的生计,更加剧了民众困窘。
  此时,酒泉城内也危机四伏。6月11日,这天是端午节,当地驻军发动了哗变。刘家在酒泉颇有实力,乱兵一度围攻他家,刘文海越墙躲入邻居家。后来,刘文海听人说,乱兵听说他家有一匹好马,为夺马而来,就在破门而入时,结果被几个老兵所阻拦。老兵们说他家的老人经常扶助四周百姓,是个好人。在老兵的劝说下,乱兵这才散去。这就体现了西秦商贾以义取利的经营理念,才能在关键时刻得到意外的回报。
  贩货张掖,死里逃生
  刘文海的父亲临终有遗言,让他运送遗骸回故里安葬。从酒泉到渭南路途遥远,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可不是件简单的事。他计算了一下,路途上花费将达3000大洋之多。如此高昂的费用,即便有实力的刘家也拿不出来。无奈中,兄弟两人只好分头行动筹集费用。
  他的兄长去了新疆,运来一批货物到酒泉,孰料地方官员勒索敲诈,无法进城。此时,已经是6月底了,天气炎热,货物不易存放。而老父亲的灵柩更不能等待。无奈中,刘文海只好带着儿子和两个学徒,赶着一辆车前往张掖销货。
  出酒泉不久,行程尚算顺利。不过在距高台二十里的地方却遭遇了难题。此时,军阀混战不休,官方狂征暴敛,商旅基本上裹足不前,就连税卡的人员都整日闲坐无事。在距离高台城外20里的地方,一个税员悄悄告诉他,由于国民军在陕西同陕西地方军阀多次激战,故而对于陕西商人盘查极为严厉,建议他们绕道而行。他们只好过高台前往张掖。他赶着马车冒着风险,偷偷摸摸到了张掖。在张掖,他一个国民政府官员却干着商人的活,引起张掖警察多次盘查。尽管刘文海对此早有准备,在兰州就拿着南京国民政府的介绍信开了一张西北国民军的护照(证明文件),在酒泉又换了当地保护旗。可惜的是这些都不管用,他不仅被盘查,甚至被怀疑为暗探,无奈中连给南方报纸寄的稿子也烧了。最后,在热心人的帮助下才死里逃生,被放了出来。销货行动算是失败了。
  刘文海只好转回酒泉,面对河西走廊极端恶劣的形势,他只能放弃了,把事情交给兄长,准备返回南京。起初,他计划取道新疆经印度返回南京,后来这一计划也失败了。他无奈从哈密沿草原丝绸之路的支线,一路辗转到了绥远,再经张家口到北京,最后乘船到上海,从上海返回南京。他的大西北之旅,在中国北方绕了一大圈,前后费时一年零两个月。
  刘文海的这段亲历,使今天的人们,对动乱年代丝绸之路上商旅状况有一个明确了解,也保留陕西商帮珍贵资料。今天看来,他西北之行可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壮举。可惜的是,关于刘文海本人材料见到的非常少,似乎被历史遗忘了,我们也期望更多的人能提供这一方面信息。
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