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图书

[上一记录][下一记录]

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关于党的学说*

马文瑞


  (1978年5月)
  一、为什么要学习党的学说这门课
  首先是因为,党的学说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科学社会主义的重要内容。毛主席说过,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中,科学社会主义部分主要是研究阶级斗争问题、国家问题、党的问题、战略策略问题等等。我们要完整地准确地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必须学习党的学说。
  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一贯重视党的建设,为创立无产阶级革命政党花费了巨大精力。马克思和恩格斯把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工人运动相结合,创建了无产阶级革命政党。恩格斯曾经在《关于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历史》一文中说过:“我们决不想把新的科学成就写成厚厚的书,只向‘学术’界吐露。正相反,我们两人已经深入到政治运动中。”①恩格斯说的“两人”,就是指他和马克思;说的“深入到政治运动中”,就是指他们参加的革命政治运动,其中包括建立党的活动。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9世纪40年代下半期,在宣传他们自己的理论的同时,即着手组织工人阶级政党。当时,他们首先组织了共产主义者同盟②,《共产党宣言》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受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委托起草的。1846年他们建立的第一国际(国际工人协会)③,也就是那个时候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第一国际下面,各国建立了支部。与此同时,也创立了马克思主义的党的学说。列宁在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在反对第二国际④和各种机会主义的斗争中,在同孟什维克⑤的激烈斗争中,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党的学说,建立了新型的革命政党——布尔什维克党⑥。列宁的《怎么办?》、《进一步,退两步》两本书,就是在和马尔托夫⑦等孟什维克分子斗争中写成的有关党的建设的重要著作。列宁在《怎么办?》一书中写道:“给我们一个革命家组织,我们就能把俄国翻转过来。”⑧这个“革命家组织”就是无产阶级革命政党。有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就能够把旧的资本主义俄国翻转过来,变成社会主义俄国。毛主席在领导中国革命运动中,十分重视党的建设。毛主席说:“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没有一个革命的党,没有一个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理论和革命风格建立起来的革命党,就不可能领导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战胜帝国主义及其走狗。”⑨按照马列主义革命理论建设一个革命党,是夺取革命胜利,完成无产阶级历史使命,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重要条件和根本保证。毛主席把党的建设作为中国革命“三大法宝”之一,在《<共产党人>发刊词》中曾指出:“统一战线和武装斗争,是战胜敌人的两个基本武器”,“而党的组织,则是掌握统一战线和武装斗争这两个武器以实行对敌冲锋陷阵的英勇战士。”⑩毛主席按照马列主义理论,亲手缔造和培育了我们党,并写了一系列关于党的建设的光辉著作,对于党的性质、任务,党的指导思想、党的组织原则、党的作风等方面,都有完整的论述,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马列主义党的学说。党的学说在毛泽东思想中占有突出的地位。
  从马克思建党以来,无产阶级政党已有100多年的历史。100多年来,无产阶级政党在同阶级敌人和自己内部的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斗争中逐步发展壮大,积累了党的建设的丰富经验。这些经验的理论概括,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党的学说。马克思主义的党的学说有一个完整的体系,内容十分丰富。党校历来把党的学说列为专门课程。我们必须努力学习和掌握马列和毛主席的建党学说,把我们的党建设好,以保证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胜利,完成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
  第二,学习党的学说,是治国、治党的重要环节。我们党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只有把党整顿好了,才能充分发挥各级党组织的先锋队作用和广大党员的模范作用,率领广大人民群众夺取革命和建设的伟大胜利。要治党,首先就要懂得马克思主义的党的建设学说。如果你在这个方面完全没有研究,糊里糊涂,啥都不清楚,怎么能把党整顿好、建设好呢?林彪、“四人帮”两个反党集团(11),为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复辟资本主义,他们篡改党的性质,篡改党的指导思想,破坏党的组织原则,败坏党的作风,以帮代党,妄图把我们的无产阶级政党变成修正主义党、法西斯党。那些年,林彪、“四人帮”对我们党组织的破坏是十分严重的。这方面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四人帮”被粉碎以后,我们全党根据党中央的指示,进行了大量工作,党的建设也取得了很大成绩。最主要的是,粉碎了“四人帮”的帮派体系,整顿了各级党的领导班子。但是,彻底批判“四人帮”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从思想上、组织上、作风上肃清他们的流毒和影响,还是长期的极为艰巨的任务。同学们反映,“四人帮”在党的建设上的流毒和影响不是轻易能够肃清的。这种看法是对的。我们必须认真学习党的学说,掌握“治党”的思想武器,拨乱反正,把“四人帮”搞乱的路线是非、思想是非、作风是非,一一澄清和纠正过来,把各级党组织整顿好、建设好。这也是我们在党校学习的主要目的之一。
  第三,党的学说是每个共产党员的必修课,更是我们每个党员干部的必修课。我们的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每一个党员都应该是无产阶级的先进分子。列宁曾经指出,我们应当努力把党员的称号和作用提高,提高,再提高(12)。毛主席也指出,不能把共产党员混同于普通的老百姓(13)。来党校学习的同志,是我们党的高级干部、中级干部和做很重要的理论宣传工作的干部,都是我们党的骨干力量。我们每个党员从入党时候起,就宣誓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培养下,经过革命斗争的长期锻炼,广大党员和干部的思想觉悟都有很大的提高,为党为人民做了许多有益的事情。但也有一些同志由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没有在头脑中扎根,受到林彪、“四人帮”的反动谬论影响和毒害,他们的党性削弱了,党的观念淡薄了,个人主义发展了,有些人则像毛主席在延安整风时尖锐批评的那样,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无产阶级思想,什么是共产主义,什么是党”。事实说明,对党员和干部进行党的学说的教育,是十分必要的。要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不但要认真学习掌握马克思主义的一般原理,还必须认真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的党的学说。
  二、学习党的学说主要解决什么问题?
  中央关于办好各级党校的决定(15)明确指出,经过学习,要在党性方面、作风方面,都有一个明显的进步,明显的提高,并把这一条作为衡量党校办得好与不好的一个主要标志。根据中央关于办好各级党校的决定的要求,我们学习党的学说,应该着重解决如何增强党性和改进作风的问题。
  第一,要认清党的性质,增强党性。无产阶级党性是无产阶级阶级性的集中表现。在当前,真正从思想上认清党的性质,是增强党性的一个关键。
  毛主席说:“党组织应是无产阶级先进分子所组成,应能领导无产阶级和革命群众对于阶级敌人进行战斗的朝气蓬勃的先锋队组织。”(16)毛主席的这一教导深刻地概括了党的性质。“四人帮”为了篡党夺权,从党的指导思想到组织原则,全面篡改我们党的无产阶级性质,彻底否定党性。
  党的指导思想是保证党的无产阶级性质的决定因素。恩格斯曾说,我们党有个很大的优点,就是有一个新的科学的世界观作为理论的基础(17)。列宁也曾强调指出,只有以先进理论为指南的党,才能实现先进战士的作用(18)。我们党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思想的理论基础,这就从根本上保证了我们党的无产阶级性质。坚持搞马克思主义,这是党性的最基本要求。“四人帮”一方面极力诋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另一方而,他们又自命“当代法家”,妄图用封建地主阶级的法家(19)和反动资产阶级的法西斯主义,取代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党的无产阶级性质。因此,我们讲党性,就必须从思想上理论上深入批判“四人帮”的谬论,坚持党的指导思想——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离开这个怎么讲党性呢?
  我们党是一个有组织的整体,是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组织起来的,有统一的纪律。这也是无产阶级政党的一个重要特征,又是无产阶级党性的一个重要方面。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20)成立的初期,党内有些人仍然坚持建党以前的那种小组活动形式,而反对党的统一组织形式。列宁同这种现象进行了不调和的斗争,并尖锐指出,党内斗争的实质是小组习气和党性之间的冲突。大家知道,在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曾经发生列宁同马尔托夫在组织问题上的激烈争论。马尔托夫不主张党要有什么定型的组织形式。在争论党章第一条时,他说,一个党员只要承认党纲,在物质上帮助党就行了,可以不参加组织。列宁坚决反对,明确指出:一个党员必须“承认党纲,在物质上帮助党,并且参加党的一个组织”(21),在党的一个组织中工作。如果按照马尔托夫的主张,那么,同情者,参加罢工的人,一般的人,自己都可以称为党员。这样的党,不可能成为战斗的党。列宁在这次代表大会以后写的《进一步,退两步》这本书中驳斥马尔托夫说:“无产阶级所以能够成为而且必然会成为不可战胜的力量,就是因为它根据马克思主义原则形成的思想统一是用组织的物质统一来巩同的。”(22)就是说无产阶级所以成为不可战胜的力量,不光是马克思主义思想的统一,而且要有组织的统一这个物质力量来巩固,无产阶级政党必须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如果光是空讲马克思主义思想,而没有一定的组织形式和组织上的统一,党就会处于涣散状态,就不可能有强大的力量去战胜敌人。
  民主集中制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组织原则。我们党的组织所以坚强有力,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它是按照民主集中制原则建立起来的。各级党组织都要认真执行民主集中制,正确地处理民主制和集中制的关系,这是搞好党的整顿和建设,加强党组织的战斗力的一个重要问题。首先要充分发扬党内民主,要尊重《党章》规定的党员的民主权利。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全党的积极性。毛主席说:“所谓发挥积极性,必须具体地表现在领导机关、干部和党员的创造能力,负责精神,工作的活跃,敢于和善于提出问题、发表意见、批评缺点,以及对于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从爱护观点出发的监督作用。没有这些,所谓发挥积极性就是空的。而这些积极性的发挥,有赖于党内生活的民主化。”(23)同时,要在民主的基础上实行集中制。坚决执行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民主集中制的纪律(24)。
  “四人帮”为了篡党夺权,竭力破坏党的组织原原则,大搞反党分裂活动。他们煽动资产阶级派性,破坏党的集中统一。他们把党委会变成各派头头的松散联合体,变成资产阶级的争论不休的俱乐部,使党组织处于涣散和瓦解的状态。他们专横跋扈,开“帽子工厂”、“钢铁工厂”(25),剥夺广大党员的民主权利。他们结帮营私,以帮代党,不按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原则办事,反对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他们攻击党的纪律是什么“紧箍咒”、“条条框框”,煽动无政府主义。“四人帮”既破坏了民主制,又破坏了集中制。江青(26)说什么反对她就是反对党,俨然摆出“朕即党”的架势。他们要建立的党,是以个人独裁为重要特征的法西斯式的党。我们必须彻底批判“四人帮”分裂党的罪行,在全党进行民主集中制的教育,按照毛主席的教导,“把我们党的一切力量在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和纪律的原则之下,坚强地团结起来。”(27)遵守党的组织原则,是无产阶级党性的主要表现,而党的组织原则最重要的又是民主集中制原则。如果不遵守这些,还讲什么党性呢?!
  我们党是无产阶级的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毛主席发展了这个原理,创造性地提出了党的一元化领导的思想,指出:“工、农、商、学、兵、政、党这七个方面,党是领导一切的。”(28)国家机关、军队、工会、青年团等,都必须接受党的绝对领导。“四人帮”极力破坏党的领导,提出“踢开党委闹革命”、“用群众组织代替党”等反动口号。王洪文(29)公开讲“靠派不靠党”,妄图以帮代党。张春桥(30)曾经提出“党的名称不一定叫共产党,可以改为别的名称”,“叫‘造反队’也可以”。他们用什么“造反队”、“工管会”、“运动办”等等取代党的领导。“四人帮”在上海掌权横行时期,工会有无上权力,可以派人检查工作,给下面派干部,把持党的领导,以帮代党。在“四人帮”的破坏下,有些地方党的领导权被篡夺,有的地方党政不分,党群不分,党委说话不灵,党的领导不起作用。粉碎“四人帮”以后,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对有些省、市委领导班子作了调整。当前,还有一些地方和单位,党委领导缺乏权威。党委作决定,发指示,负责人说话,下面可以办也可以不办,甚至公然反对,对着干。没有党的领导,也就没有革命和建设的胜利,这是大是大非问题。我们必须批判“四人帮”的罪行,坚持党的绝对领导。我们只能有无产阶级党性,不能有资产阶级派性。
  第二,要切实恢复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我们党在毛主席培育下,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形成了一整套优良传统和作风,必须在批判“四人帮”的斗争中恢复和发扬起来,这是贯彻党的路线,实现新时期的总任务的重要保证。
  我们要恢复和发扬什么优良传统和作风呢?这个问题,叶剑英(31)同志在十一大(32)修改党章报告里是专门作为一个问题来讲的。他说:“全党必须保持和发扬群众路线、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保持和发扬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和自我批评的作风,保持和发扬谦虚谨慎、不骄不躁、艰苦奋斗的作风。”(33)邓小平同志在十一大闭幕词中也专门讲了这个问题,他说:要恢复和发扬群众路线的作风,实事求是的作风,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作风,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作风,民主集中制的作风(34)。在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中,最根本的是实事求是和群众路线。叶剑英和邓小平同志都特别强调注意恢复和发扬实事求是与群众路线的传统和作风。
  实事求是的作风,是毛主席的实践论的思想,承认认识来源于实践,一切从实际出发,调查研究,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办老实事,理论联系实际,言行一致。这种态度,是党性的表现,是革命的彻底性和科学性的结合。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是为了领会精神实质,从中学习立场、观点和方法,而不是找一些现成的结论,现成的词句,不分时间、地点、条件,不看对象,到处生搬硬套。如果这样,那就不是实事求是,而是教条主义。
  一切机会主义者都是以主观与客观相分裂,认识与实践相脱离为特征的。林彪、“四人帮”唯心主义横行,形而上学猖獗,否认物质第一、思维第二的基本原理,宣扬主观精神决定一切,权力决定一切。林彪曾经说:“发挥思想的力量来代替物质力量。”思想的力量怎么能代替物质的力量呢?他的意思就是主观精神可以决定一切。唯物主义起码是承认物质第一,思维第二,思维是物质的反映。他否认这个。他们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随心所欲地歪曲、割裂、篡改和伪造。他们说假话,林彪胡说“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严重地破坏了党的实事求是的作风。我们要坚决反对林彪、“四人帮”搞的那一套形式主义。反对说大话,说空话,说假话,要扎扎实实,实事求是地干工作。
  在林彪、“四人帮”的影响下,我们一些同志主观主义、形式主义的东西多了,实事求是的作风少了。有的同志为了骗取荣誉,弄虚作假,谎报成绩,隐瞒错误,比如粮食生产,有些地方谎报成绩,甚至一级给一级谎报成绩,明明没有这么多,硬要报这么多,不然交不了账。还有的同志反映,有的地方开养猪现场会,要大家去学习。实际上那个地方养猪事业搞的并不那么好,为了让人参观,就把别的地方的肥猪赶来冒充,看完了以后,再给送回去。就是这样弄虚作假。还有的看风使舵,投机取巧,拿原则作交易。当然这样的同志,还是党内同志嘛。但是这些不好的作风,极坏的作风,一定要不得,一定要改正。
  群众路线是我们党的根本的工作路线。我们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是为人民谋利益的,本身绝无私利可图。我们要立党为公。如果我们不是立党为公,而是为私,为个人,为少数人的私利,为个人、少数人升官发财等等,那就不是无产阶级政党,而是资产阶级政党;不是共产党,而是国民党了。我们为人民服务的一切事业必须走群众路线。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是最伟大的力量。我们要充分信任群众,坚决依靠群众,遇事同群众商量,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工作方法。
  “四人帮”既破坏党的领导,又极端仇视人民。他们只顾一小撮帮派私利,不顾群众死活。他们唯利是图,唯权是夺。这帮家伙用革命词句欺骗群众,欺骗不了就镇压。由于“四人帮”的流毒,有的党员丧失了为人民服务的高贵品质,只顾个人和少数人的私利,不顾群众利益,不顾党纪国法,随意挥霍国家财产。例如辽宁省旅大市有些领导人违反财政纪律,铺张浪费,搞得很严重,受到了党纪国法制裁。有的地方强迫命令也很严重。例如甘肃省委改组以前,有的地方搞什么“棒棒队”,监督农田基本建设。该省礼县出了一个省委负责人,是坐火箭上来的,他胡作非为,那个地方就搞“棒棒队”。原省委的一些人还跑到那个地方开现场会,推广“棒棒队”的做法,美其名曰“以无产阶级专政的办法搞农业生产”。对于这些严重脱离群众的现象,必须坚决改变。我们要树立坚强的群众观点,真正实行群众路线,依靠群众力量,为在本世纪内把我国建设成为伟大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斗争。
  第三,自觉坚持“三要三不要”(35)的基本原则。三项基本原则既是政治原则,又是组织原则,是党性的高度体现。不搞修正主义搞马克思主义,不搞分裂搞团结,不搞阴谋诡计搞光明正大,这就是最好的党性,这就是保持和发扬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最根本的是要搞马克思主义。你搞修正主义不可能有优良作风。你搞分裂,搞阴谋诡计,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就谈不到恢复和发扬,什么实事求是、群众路线、批评与自我批评、理论联系实际等等,那就只是空话。
  中央要求我们全体党员都要认真学习毛主席的建党理论,并运用到实际工作中去。应该认识要真正学到手并不容易,毛主席曾经告诫我们:“有些人就是一辈子也没有共产党员的气味,只有离开党完事。”(36)有的人觉得毛主席的那些书,那些教导,都看过了,不再用功学也可以,而实际上并没有学到手。真正学到手,不只是看了、理解了。并且要身体力行。周总理教导我们:“要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对于毛主席、周总理的亲切教导,我们要时刻牢记,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
  我们学习党的学说,解决什么问题?达到什么目的?主要就是这几条。就是说,第一,要认清党的性质,增强党性。我们共产党员、党的干部,只能有无产阶级党性,不能有资产阶级派性。这是起码的要求。第二,必须恢复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首先是我们干部、我们负责干部应该带头这样做。第三,真正自觉坚持“三要三不要”的原则。如果能够深刻地认识并做到上述要求,就可以说我们的学习大见成效了。
  三、怎样学习
  首先要认真阅读马列和毛主席的有关著作,领会和掌握关于党的学说的基本原理。学习每个原理时,要同具体的经验结合起来,领会其精神实质。在阅读的书目中,有许多是毛主席的著作,这是我们要着重学习的。前面说过,不要以为过去学习过,今天就不认真钻研了。过去学过,到底学通了没有?学懂了没有?思想上真正解决问题没有?是不是认真实行了?还需要我们回头来考虑。以为学过了,就不认真钻研,这是不对的。
  第二,必须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叶剑英同志在党校开学典礼上的讲话(37)中指出:“理论愈多,愈敢接触实际问题,不是绕过问题走,不是模棱两可,含混不清,理论就愈加彻底,愈能掌握群众,愈易变成物质力量。”只有密切联系实际来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学习才能真正有所收获。联系实际怎么联系法?首先就是要揭批“四人帮”。同时,也要联系自己所在地方、所在部门的工作实际,以及本人的工作实际和思想实际。
  第三,必须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由于林彪、“四人帮”的破坏,党内生活很不正常,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空气很缺乏,我们应该努力把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恢复和发扬起来。毛主席说:“我们有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武器。我们能够去掉不良作风,保持优良作风。”(38)我们说能够去掉不良作风,保持优良作风,就是因为我们有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武器。同学们来自不同地方,不同部门,不同单位,彼此了解较少,更要注意自觉地进行自我批评,当然也要互相帮助。也要注意听取本单位、本地区同志的意见。我们在学习中要广泛发扬民主,做到畅所欲言。我们过去说过,决不戴帽子,决不打棍子,但是同志之间提意见互相帮助还是应该的。这也是我们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不能说不戴帽子,不打棍子,批评也不要了。
  *这是马文瑞同志在担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期间(1977年12月至1978年12月),在中共中央党校学员学习马克思主义党的学说课程动员会上的讲话。
  注释
  ①恩格斯:《关于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历史》(1885年11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版第193页。
  ②共产主义者同盟是马克思和恩格斯领导的第一个国际无产阶级的秘密革命组织。1847年6月成立,1852年11月解散。
  ③第一闻际,即国际工人协会,成立于1864年9月,是马克思、恩格斯领导下的世界无产阶级第一个群众性的国际组织。它团结各国工人阶级队伍,传播科学社会主义,阐明工人阶级及其政党的斗争纲领和策略原则,开展对各种机会主义和分裂主义的斗争,积极支持了1871年的巴黎工人起义。1876年7月宣布解散。
  ④第二国际,1889年7月成立的各国社会党的国际联合组织,初期基本上执行了马克思主义路线,促进了各国工人组织、工人运动的发展。19世纪末20世纪初,各国党内的机会主义迅速滋长,第二国际逐渐分化,以伯恩斯坦、考茨基为代表的修正主义占据了主要领导地位,使第二国际蜕化变质。列宁领导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党同修正主义者进行了不调和的斗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第二国际大多数社会民主党公开背叛无产阶级,沦为社会沙文主义政党,最后陷于破产。
  ⑤孟什维克,俄文音译词,意为少数派。俄国社会民主党内主要的右倾机会主义派别。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党二大制订党纲、党章时,马尔托夫等机会主义者反对列宁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者的主张,大会选举中央领导机构,该派只得少数票,被称为孟什维克。1912年俄国社会民主党召开六大,把孟什维克驱逐出党。
  ⑥(20)布尔什维克,俄文音译词,意为多数派。建立于1898年的俄国社会民主党,在1903年召开二大制订党纲、党章时,以列宁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者同马尔托夫等机会主义者展开了激烈斗争,在选举中央领导机构时,前者获多数票,被称为布尔什维克。1912年孟什维克被驱逐出党后,布尔什维克正式形成一个独立的马克思主义政党。1918年根据列宁的提议,把俄国社会民主党(布尔什维克)改名为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
  ⑦马尔托夫(1873—1923),俄国孟什维克首领之一。1895年加入彼得堡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1900年参加《火星报》出版工作。在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反对把无产阶级专政写入党纲。在讨论党章时,主张任何人都可以自行列名入党。企图使党成为成分复杂、组织涣散、没有坚强纪律和丧失战斗性的集团。在会上受到列宁的坚决反对和批判。
  ⑧列宁:《怎么办?》(1901年秋~1902年2月),《列宁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10月第2版第337页。
  ⑨毛泽东:《全世界革命力量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1948年11月),《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357页。
  ⑩毛泽东:《共产党人》发刊词(1939年10月4日),《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613页。
  (11)分别指以林彪为首,成员包括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叶群、林立果等和以江青为首,成员包括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等的两个阴谋夺取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反革命集团。“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这两个反革命集团相互勾结,歪曲和篡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诬陷和迫害党、国家、军队的领导人,煽动极左思潮,挑动武斗,制造冤假错案,残酷镇压人民群众,使人民民主制度受到严重危害,国民经济和各项事业遭到严重破坏。1971年9月,林彪反革命集团策动反革命武装政变阴谋败露,林彪、叶群、林立果等于9月13日私乘飞机叛国外逃,摔死在蒙古温都尔汗。林彪反革命集团覆灭后,江青等结成“四人帮”,不顾毛泽东的多次批评,继续指挥和操纵党羽进行祸国殃民的罪恶活动。1976年9月毛泽东逝世后,江青反革命集团加紧了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阴谋活动。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果断粉碎了江青反革命集团。1981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经过对两个反革命集团主犯进行审理,分别判处江青、张春桥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王洪文无期徒刑,姚文元、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20年、18年、17年、16年有期徒刑。
  (12)转引自联共(布)中央附设马恩列学院编《列宁生平事业简史》,人民出版社1949年版第100-101页。
  (13)毛泽东:《反对自由主义》(1937年9月7日),《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360页。
  (14)(36)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1942年5月),《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875页。
  (15)指中共中央1977年10月5日发出的《关于办好各级党校的决定》。1O月10日,《人民日报》全文发表了这个决定。
  (16)见1968年1月1日《人民日报》。
  (17)恩格斯:《卡尔·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1859年8月3日~15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第118页。
  (18)列宁:《怎么办?》(1901年秋~1902年2月),《列宁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242页。
  (19)法家是先秦时期的一个思想流派,起源于春秋时的管仲、子产,发展于战国时的李悝、商鞅、申不害、韩非等人。主张法制,反对礼制,要求建立统一的君主制国家,代表了当时新兴地主阶级的利益。
  (21)(22)列宁:《进一步,退两步》(1904年2~5月),人民出版社1975年第3版。
  (23)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1938年10月14日),《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529页。
  (24)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1938年10月14日),《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528页。
  (25)这是毛泽东批评江青的话。1974年,江青一伙借“批林批孔”大讲“儒法斗争史”,提出要批“现代的儒”、批“党内的大儒”,将矛头指向周恩来总理。为了稳定局势,毛泽东在同年7月17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批评江青说:“不要设两个工厂,一个叫钢铁工厂,一个叫帽子工厂,动不动就给人戴大帽子。”
  (26)江青(1914~1991),山东诸城人。“文化大革命”期间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为首组织并领导“四人帮”反革命集团,进行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阴谋活动。1977年7月被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1981年1月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83年1月被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依法减为无期徒刑。
  (27)毛泽东:《论联合政府》(1945年4月24日),《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097页。
  (28)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62年1月30日),《毛泽东著作选读》(下册),人民出版社1986年8月版第832页。
  (29)王洪文(1934~1992),吉林长春人。“文化大革命”期间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中央副主席,与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结成“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积极参与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阴谋活动。1977年7月被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1981年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30)张春桥(1917~2005),山东巨野人。“文化大革命”期间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等职,与江青组织、领导“四人帮”反革命集团,进行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阴谋活动。1977年7月被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1981年1月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83年1月被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依法减为无期徒刑。
  (31)叶剑英(1897~1986),广东梅县人。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1983年辞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职务。1984年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军委副主席。
  (32)十一大即1977年8月12日至18日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次大会在揭批江青反革命集团和动员全党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方面起了积极作用。由于当时历史条件的限制和担任中共中央主席的华国锋的错误的影响,大会的政治报告仍然肯定“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政策和口号,因而又起了阻碍拨乱反正的消极作用。
  (33)叶剑英:《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1977年8月13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人民出版社1977年8月版第102页。
  (34)邓小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闭幕词》(1977年8月)。《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人民出版社1977年8月版第112页。
  (35)“三要三不要”即“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又称“三项基本原则”。是毛泽东1971年八九月间巡视南方期间针对林彪等人的阴谋活动同沿途各地负责同志谈话中提出的,对揭露林彪反革命集团的篡权手段、提起全党警觉,起了积极作用,被写入中共十大、十一大通过的党章总纲中。但当时把它说成是识别党内错误路线的普遍原则是不正确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再未提及。
  (37)1977年10月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办好各级党校的决定》,中共中央党校根据中央决定招生开学。这里指叶剑英出席中共中央党校10月9日开学典礼时发表的重要讲话。
  (38)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1949年3月5日),《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439页。
  

马文瑞论延安精神(中)/马文瑞著;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编.—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1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