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安事变 > 追忆广角
 
 
  


扣蒋前夕

刘多荃

    西安事变的前几天——十二月八日,蒋介石约我和王以哲去临潼吃早饭,我坐在蒋的右边,王坐在蒋的左边。席间,蒋满脸怒气,三人都没说话。饭后,蒋随即站起身米,先对我说:“你对剿共有什么意见吗?”我沉思一下说:“中、下级军官全想留着力量,准备打回东北老家去。”蒋介石听后紧接着就对我说:“自从‘九一八’后,国人对你们东北军都很不原谅,现在剿共战事仅剩最后五分钟了,我是给你们东北军一个立功的机会,你们要理解我的用意,服从命令,努力剿共,方是你们应持的态度。”王以哲此时站立在蒋的身旁。蒋说到这里就连声催着我先走,然后要王以哲跟他到隔壁客厅去。刚一进屋,我就听到蒋很气愤地对王说:“你军部的电台经常和共产党通报,你还以为我不晓得,我早就知道你们的这些举动……”刚听到这里,蒋的值班卫士表示不愿意让我听下去,我即到钱大钧办公室等候。约半小时,王出来了。
    我们回到西安,就去向张学良将军汇报。王说:“坏了!咱们和红军的往来电报,委员长都晓得了,从今以后,他不允许咱们再和红军联络。委员长叫咱们服从他的命令,努力剿共,将来由他领导咱们收复失地,打回东北去。”蒋还说,王是东北军中有希望的将领,以后要改过。张听完我们的汇报即回屋里去了。
    当日下午,王以哲邀我到他家去,密告我说:“副司令要办一件惊人的大事,你无论如何猜不着。”呆了好久,他又说:“我昨夜整宿没有入睡,副司令已与杨主任经过多次密商,决心要扣委员长,准备闯一场大祸。”我听后,感到很震惊。就问王:“副司令真能这样做吗?”他说:“今晚或明早副司令还会找我们谈这事的。今晚杨主任和邵力子主席的宴会我不能去了,请你替我称病致谢。”(那晚杨、邵宴请中央随蒋来西安的要人,并包括东北军和十七路军高级将领)由此可见,扣蒋的消息王是先我而知的,由于此举关系甚重,他当时的精神也是极紧张的。
    九日晚六点左右,我去副司令公馆探听消息。副司令正要吃晚饭,一见我,就说:“蒋孝先这小子太狂了,他对黎天才说,你告诉张副司令,西北的剿共任务如不愿担当,即请张退出西北,不要误了大事。如若还愿意干,就好好干。蒋孝先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张恨极了,又说:“我一定要扣蒋,你快去把鼎芳(王以哲的号)找来。”
    王到后,张副司令向王表示了自己扣蒋的决心。王说:“副司令有决心干,就干吧!” 
    十日晚九时许,我们被召集到副司令公馆。先到的有王以哲、缪澂流、我、孙铭九、白凤翔及刘桂五。副司令命我到米春霖家将于学忠找来。于一进屋,张就说:“我要造反!”于当时未明白造什么反,张说:“为了停止内战,我已决定要扣蒋。”于问张:“如蒋不同意,第二步怎么办?”张说:“我已和虎城谈过,此举成功则大家之福,如不成功,我张学良拿头去见他(指蒋)。”话到此处,形势已很明了,随后我们即分别按计划开始行动部署。
    * 作者时任东北军一○五师师长。——编者 


西安事变亲历记/吴福章编.—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1986.12
 
您是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陕西省文化厅主办“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陕西省分中心
Copyright 1998-2011 www.snwh.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省图书馆维护 | ICP备案:陕ICP备1020074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