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料汇编
史著、史论
回忆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献辑录 > 史料汇编 > 陕甘宁边区工人运动史料选编(下册)

[上一记录] [下一记录]

论公营工厂党与职工会工作(1943年4月21日)

邓发


  ——在陕甘宁边区政府直属各公营工厂会议上的讲话
  同志们:这次会议开始虽然开的不很好,时间又拖得很长,但自从揭发了反革命破坏分子破坏阴谋之后,会议精神即有了很大的转变,全体同志都能以整风精神来检查过去工作,总结了过去经验,确定了今后发展工业的方针,同时暴露了过去对工厂领导管理上的官僚主义、教条主义的错误,并将反革命破坏分子从工业机关中清除出去。因此,我们的会议是成功的。
  主席团同志要我讲话,但有些问题我在开幕时已讲过了,实在没有什么话好讲了。今天只想把公营工厂党和职工会工作,向同志们提供一点意见,给大家讨论。
  一、公营工厂支部及职工会的基本方针和基本任务
  要确定公营工厂支部与职工会的基本方针和任务,其先决条件,必须根据工厂的性质。这原因很简单,因为工厂在资本家手中,资本家,工人之间是有矛盾的。今天公营工厂不是私人的而是革命政府的,这些工厂的生产是为革命服务的,其目的是供给革命政府及其军队之需要,并促进国民经济之发展。在新民主主义三三制政府下的公营工厂,工人阶级是有份的,工厂中所创造出来的财富,所获得的利益、为革命政府与广大人民所共有的。因此公营工厂支部及职工会的基本方针与基本任务应当是同工厂行政取得一致合作来完成生产任务,而不是对抗的,工厂、支部、工会三者之间是没有阶级矛盾对抗的。工人工资待遇等需要与可能之间,固然可能发生矛盾,但在生产过程中是可以求得合理解决的,因为我们的目的和任务是一致的。我们生产的目的,都是为了提高质量,增加产量,减低成本。如果有人把质量变坏,产量减低,浪费成本,这样来破坏生产,那他们在我们工厂中就投有地位,就不能存在,因为这是反革命的行为。所以为完成政府所给予的生产任务而斗争,这是全体职工光荣的战斗任务。
  因此,我们在共同目的和任务下,应当注意工人生活之适当改善,以发动工人的生产热情和创造精神。例如增加工资,在我们的公营工厂中,是为了发扬劳动热忱提高生产,同时,在完成生产任务之下达到职工生活获得更进一步的改善,使工人生产愈多,生活愈好。但单靠这一点还不够,必须在新的劳动态度中来教育工人阶级,改变工人阶级的思想。我们必须使工人阶级认识:在公营工厂劳动和在资本家工厂劳动是有本质的区别,要知道资本家的财富越大,压迫工人就越重,如果我们在公营工厂生产越多、则我们的公共财富越大,我们的政府军队就越有力量,工人阶级解放的过程也就越发可以缩短。我们的劳动不是为私人创造财富,而是为革命创造财富,而是为工人自己创造财富。我们生产的本身就包含着丰富的斗争内容,今天我们正在反对民族敌人,我们在经济战线上,把斗争形势改变为创造革命财富,使我们有足够的物质基础和必要的生活条件,然而才能进行反对民族敌人的斗争,才能使我们的边区更加巩固。因此我们应采取新的积极的态度来教育工人阶级。党、行政、工会为要完成上述的任务,还必须领导党员和一切职工同一切贪污浪费和错误思想作坚决斗争。以上所述,就是公营工厂支部及职工会的基本方针和基本任务,这一方针任务与工厂行政也是一致的。可是这一方针,直到今天还没有被我们公营工厂行政人员、支部及职工会工作同志在思想上所完全掌握,因此也无法很好地完成任务。
  二、目前公营工厂支部及职工会执行上述任务的情况
  现在我们来检查一下,看看陕甘宁政府直属公营工厂中党的组织和职工会的情况究竟怎样?这次联席会议证明,能够贯彻上述方针的是很少的。这当然不是说我们工作毫无成绩,不,我们工作是有成绩的。例如在去年九月以后的难民工厂支部和职工会的领导对于提高生产标准、实行节约、曾收到了初步效果。如党员袁光华同志发明用布条加油的办法,每月由二百斤减到七十斤,节省一百三十斤(与用油最多月份比较),比平时亦每月节省三十余斤。过去每天有废纱二十~二十五斤,现每天一~七斤,每月节省十余万元。十一月以后的光华印刷厂,在整风中,支部发扬自我批评及部分检查工作,解决了过去职工不愿意的领导问题。特别是党员范耀武每天工作都是早上迟退,吃苦耐劳,工钱比别人要得少。丁立智同志,首先突破生产计划,每天由印三百五十张增到八百九十张,质量亦有显著进步,推动了全厂工人由平常四百张,增加到七百五十张,最高的达到九百张,产量增加了一倍以上。在提高生产中改善了工人的伙食,增强了全厂职工团结。又如新华纺织厂工会主任张春长同志,当工人和工务科认为每月织布二十六匹(小匹)不可能时,而张春长同志自己首先在一月份织了二十八匹,二月份二十一天织了三十一匹,由此推动了全厂工人生产指标的提高。新华化学厂支部在整风中,对行政领导的宗派主义与贪污腐化,积极提出了许多意见,并推动党员,组织职工,保证生产任务;加熬碱组长桂肇基,每日提早生火;加工每班保证十二小时,每日保证熬碱十二锅。由于支部和工会领导及一些党员的保证,起了积极的模范作用,并以此推动了别人积极生产和节约。这些成绩需要在今后工作中继续发展。但是必须指出极大多数工厂党的支部及职工会与工厂生产任务是脱节的,甚至有某些党的支部及职工会同工厂行政是处于对立地位,党和职工会工作同样存在着严重的现象。具体表现于:
  一、各厂党的支部和职工会工作,并没有掌握在自己工厂里的中心任务是为了提高生产标准、提高质量、减低成本而斗争,因此既不过问生产计划,当然谈不上讨论和检查生产计划的执行,更谈不上如何经过职工会动员群众,采取必要手段来提高工人生产热忱,维持劳动纪律,反对怠惰和浪费的斗争。甚至有些工厂,党及工会就根本不知道本厂生产计划,对于生产中党员模范行动的积极性也没有很好的组织起来。支部或者提出了保证生产的口号,而无具体计划和办法,或者作了部分保证,如难民工厂对节约生产、而对行政上发生的官僚主义则不加过问。大多数支部的经常工作是开小组会、收党费、写介绍信、对生产和职工会的领导却很少注意。
  二、有些工厂的行政领导干部,对工会和党抱一种错误的态度,认为党和工会在工厂中是可有可无的一种组织,不关心工人的日常生活及临时发生的困难,不关心工会工作和忽视工人教育。有些工厂行政管理干部不能以身作则,例如难民工厂总务科某些干部,生活腐化,引起工人不满情绪,不虚心接受工人对于改善工厂领导的意见。正会主任对总务科领导提出意见,要求检查贪污浪费,总务科同志不但不采纳,反而打击他。一些工厂行政人员不懂得团结一切职工是完成生产任务的重要因素,如振华总厂认为支部是单纯作党务工作的,因此,既不依靠支部去督促检查党员的工作和思想行为,也不依靠支部和职工群众的力量去完成生产任务。甚至采取资本家管理工人的办法,如纬华工厂根本不让工人知道生产计划,如化学厂只有口头上的生产计划,既不经厂务会议讨论,工会及支部无从知道。结果就影响到工人对于自己工厂的关心态度。
  三、公营工厂党的组织和职工会,在反对反革命分子、反对浪费贪污斗争中,表现软弱无力。在建设厅二科有分总支,反革命破坏分子就竟敢公开把分总支书记视为多余的,并想尽一切办法把化学厂的支书调走。我们的支部和职工会对于此种行为,不但没有积极向坏分子作斗争,而且当破坏分子控制工厂、已引起工人的不满时,而我们党的组织和职工会仍然不敢进行坚决的斗争,因此损害了党员群众的积极性,而破坏分子则乘机活动,造成党与行政工会许多隔膜。难民工厂在去年五月,分总支问支书:“我们能否掌握群众”,他说:“不能”,恐怕要被人家掌握去”。问题这样严重亦未引起我们同志严重注意。对于行政管理上的官僚主义,对总务科某些人员的贪污腐化,已引起工人不满,也不提出批评和斗争,难怪工人讽刺的说:“骆驼过来看不见,蚊子过来拔条腿”。纬华工厂工人中原有党员五人,被厂长反革命分子一次开除了,使工人中竟无一个党员,支部亦不表示态度;当反革命分子已被扣起来,支部仍未提高警(惕)觉,满不在乎,可是一经检查,却在猪栏里就发现废毛九十斤(大称)。这些都充分的说明我们工厂党和职工会组织对于反对破坏分子,反对浪费贪污斗争表观得软弱无力,完全采取了不可容许的自由主义的态度。
  四、表现出浓厚的经济主义,往往把过去对付资本家的经济斗争态度用来对待自己的工厂。例如过去振华总工会工会主任高承民领导工人怠工,要求增加工资;光华印刷厂工会主任江琳、路明,鼓励工人反对工厂。他们总想多拿工资,多获得更优待遇,而不了解我们积极主张适当地改善工人生活,不仅是为了照顾到工人当前的利益,同时是为了提高生产热忱,完成生产任务,并促进国民经济之发展,而不是无限制地增加工资,使工厂无法维持。我们许多同志,不了解我们工厂的性质,同时对那些比较落后工人的要求,不加分析就作一般工人的要求向厂方提出(总工会有不少干部代表这种情绪),这是比较落后的工人行会思想在我们同志头脑中间的反映。
  五、表现在职工会工作中存在着严重的官僚主义:例如不了解工厂生产计划,生产情况,又不了解工人生产情绪,对工人中的积极分子缺乏一定的联系,对于落后分子没有经常的教育,只有发生破坏劳动纪律或偷窃行为才临时找来谈话和纠正,对于工人真正的困难不关心照顾,结果脱离群众,造成不少工人对于职工会采取冷淡态度。各厂党的组织对于职工会工作脱离群众现象,并未注意予以纠正,总工会派下工厂的干部,有的下了两年工厂,仍不能把整个工厂的情况了解清楚,这就是官僚主义的作风的重要表现。
  六、忽视党内教育和群众教育工作,对党的政策、决定、指示只是照例的传达,对于干部整风学习也未认真执行。例如被服、纬华、难民、振华、边纺等厂干部虽进行了阅读文件,但与本厂实际工作脱离。利华工厂在干部中则根本没有进行过整风,因此,当此次大会被反革命分子操纵时(他反对以整风精神检查过去各厂工作),竟有些党员麻木不仁,无原则的随声附和;当与反革命分子开展斗争时,甚至有一部分糊涂党员,竟站在反革命分子的面前替他奔走。我请这些人好好想一想,这种行动够不够作个共产党员的资格。只有后来在正确领导下面,发动了几天大会斗争之后,大家才如梦初醒,真正拿出布尔塞维克的火力来进行斗争。可是难民厂厂长吴生秀同志就不同,他一开头就对反革命分子进行很严厉的斗争,这是值得特别发扬的。如果大家都和吴生秀同志一样,那反革命分子在第二天就会被打垮了,何用开会数十天。
  对于一般工人教育不明确,不具体,这是工厂教育最大缺点之一,它实际上不是为了提高职工的政治觉悟与发扬工人劳动热忱,完成生产任务而进行教育,而是简单的为教育而教育。例如在教育内容上,是脱离工厂生产任务和工厂生活,机械地搬用学校的一套。过去难民工厂一些教员上政治课,讲的尽是抽象的社会发展史,讲原始共产主义;上技术课,则不讲边区的棉花,而讲美国的棉花。振华总厂上课讲的是青年文学的修养,结果工人只好“一满解不下”。这是一种不问对象、老一套的有害的教条主义的教育。在教育方式上也是机械死板、干燥无味、不善于采取各种与工人生活接近的生产有联系的生动例子,不会利用各种机会,晚会、座谈、游戏等大众化方式来进行教育,因而使教育不仅没有达到目的,而且获得相反的结果,造成一些工人不安心生产、而要求脱离工厂、要求学习。难民工厂有所谓学习最好的刘光华、惠文海、杜占海就是不安心生产的人。这不是教条主义教育恶果的明证吗?
  上述严重现象之所以形成,我想其基本原因是由于:
  一、个别工厂行政领导被破坏分子操纵(如新华化学厂、纬华毛厂),有意的进行浪费,发展官僚主义,对支部和职工会提出的正确意见加以压制,应当解决的问题又故意拖延,故意造成支部和职工会同行政的对抗;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我们管理人员缺乏群众的观点,不尊重劳动者,采取资本家的态度来管理工人,轻视党和工会与工人,不懂得无产阶级的力量乃是我们完成工作的主要依靠,没有工人大众的力量什么事情都干不成的!工厂行政主管人为完成生产任务有责任来管理工人,但却无权利不尊重工人阶级的人格。倾听群众的意见,密切的联系群众,这是共产党领导群众的基本方法,如果我们的工厂干部都懂得这个道理,就不会与职工会和工人对立了。
  二、由于公营工厂支部工作能力比较薄弱及职工会干部不断更换(三个月改选一次),因而对于公营工厂职工会的性质任务起了基本变化,思想上缺乏足够的认识,于是把职工会作用的陈旧观念应用于公营工厂中,处处表现经济主义思想,再加以有些同志错误的把三三制运用到职工会中来,让一些破坏分子混到职工会中间,有意的进行破坏,因此造成支部和职工会与工厂的对立。
  三、工厂行政方面并没有把支部和职工会组织看做是我们组织生产的重要支柱,反而对支部和职工会工作采取不闻不问的轻视态度;不了解生产计划之完成必须依靠支部和职工会的组织动员,反而单独采用以工资来刺激生产的错误办法,其结果助长了工人中之经济主义思想的发展。事实证明边区纺织厂的工资比兴华纺织厂高,但生产标准和质量却不见得比兴华高,这一件事是值得大家细研的。
  四、职工会工作中存在着严重的官僚主义,表现不了解工厂生产情况,脱离群众,既不发扬生产热情,又不具体解决工人困难和进行工作检查,更谈不上调查研究总结经验,各厂支部大多数存在着同样的情况。过去总工会亦从未总结过各厂的工会工作。
  五、在组织上的形式主义。结果,设立一些委员(如抗战动员)而无事可做。大多数工厂职工会是积极想进行工作,但没有获得具体指导和行政帮助,因此时冷时热,很不得劲。特别是总工会专门跑工厂的同志,不能给各工厂以具体的帮助,工会干部因有困难不能解决,因而发生不愿做工会工作的现象。
  三、为了克服公营工厂党和职工会工作中的缺点与完成生产任务应立即进行下列工作
  一、首先要求我们肃清工厂和行政领导上的官僚主义、自由主义和轻视工厂支部及工会工作的错误思想,彻底进行反贪污浪费的斗争。一切公营工厂支部和职工会,应把这个任务放在第一位,而且应该立刻进行这个工作。厂长为要把工厂办的更好,应极力赞助与欢迎全体党员和职工来参加检查工作,提高大家的革命警惕性,发扬民主与自我批评,把全体职工积极性和生产热情提高起来,以达到全厂职工团结一致。只有这样,才能把工厂办好,才能顺利完成生产任务。在斗争方式上,当不良的事件发生于一般职工中,则可直接提出,如发现于工厂行政负责人,则应向厂长公开提出,要求采取必要的手段加以制止,或者向上级揭发、控告,以便及时制止破坏行为与贪污浪费行为。麻木不仁就是对革命责任心不足的表现,警惕性就是从政治责任心来的,一个革命者为什么对破坏行为和贪污浪费毫然(无)警觉:公营工厂是我们工人阶级自己有份的,工厂的好坏每一个职工都要负责的,如果亲眼看见任何人来损害工厂的财产,则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起来保护工厂。当然这里必须指出,支部和职工会不得滥用权力干涉行政,而要依靠上述原则执行。
  二、职工会应当“把工厂当作自己家庭”的口号来教育工人。关心工厂生产计划,讨论和了解生产计划,建立以群众为基础的计划和制度,使每个工人爱护工厂犹如自己家庭,即一针一线之微也应照顾到,使之为完成生产任务减低成本而盘算,并采取具体步骤动员工人进行生产。支部应发扬党员在生产行政工作上的模范作用,要知道生产任务能否完成,支部之能否保证,与支部对工会工作领导之好坏是有极大关系的,而党员自身的模范作用则关系更大。因此,必须进行赵占魁运动及集体比赛,以便达到经常的一般生产标准的提高。这一运动的目的,就是依靠个别的积极分子来推动全体,使一般生产标准提高,同时在运动中教育工人,提高其阶级觉悟和工人阶级的自我牺牲精神。支部必须密切注意研究和及时克服妨害完成生产计划的一切困难和障碍。例如兴华工厂工务科长反对提高生产标准,这种陈旧观念、官僚主义态度,应受到批评。又如难民工厂,因伙食不好和总务科工作混乱,而影响工人生产情绪,因此支部就应立刻讨论改善伙食和检查总务工作,使生产任务顺利完成。
  三、职工会应协同工厂行政检查本厂劳动纪律的执行,有系统的进行对生产中的怠惰分子的斗争。但对怠惰分子,不能采取捆绑、监禁的办法,只有经过说服教育之后如顽固不改者,可以开展斗争,甚至开除出厂。因此,支部应把党员是否完成生产或行政任务作检查每个党员思想上工作的重要标志之一。这样我们一方面能够发现蜕化分子(经教育之后而不能改正者应当开除);同时在生产运动中,吸收优秀的积极分子到党内来,工厂方面应当奖励工厂中生产积极技术优良的工人,并团结这些积极分子作为团结全厂职工推动积极生产的骨干。
  四、党和职工会及工厂行政方面,对于工人日常生活中所发生的困难,如工人疾病,家属困难,职工会必须加以调查研究,并及时提到工厂行政上求得合理的解决,协同工厂行政纠正单纯靠工资来刺激生产的办法,使合理的工资与政治教育适当的配合起来。我们应当懂得,今天的工人大多数都是刚从农村动员出来和一些初到工厂的知识分子,我们应当估计他的觉悟程度,因此,没有适当的工资是不行的。但同时,如果只靠工资来满足工人也是不可能的,根据这原则,今后应重新审查劳动合同的执行制度,并各订不合实际的条文。
  五、在工厂干部中应严格进行整风学习。干部中即使只有三五个人也应组织起来,切切实实联系工作,改进工作中的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做到实事求是的具体指导,对于一般党员和工人,应抓着在赵占魁运动与工厂生产、工人生活有密切的联系的问题进行教育,为此必须彻底纠正过去教条主义的一套教育办法。教育目的应当明确地规定是为着提高生产。教育内容应当是同工厂生产工人生活密切联系着的生动内容,如表扬生产模范,反对怠惰分子,反对贪污浪费等。教育方式、教育时间,应当灵活运用,绝不应规定死板的一套。
  六、必须改善党政工关系,支部为了熟悉生产与行政情况,支书应参加厂务会议,并参加一定的行政工作,或直接参加生产。厂长与支部的关系,厂长是支部内的一个党员,厂长必须站在一个党员的地位上尽最大努力参加支部工作,并积极的领导支部。支部不得干涉厂长行政,但有责任经常向厂长反映情况,提出意见如有争论,经过磋商不能解决时,可在支部研究讨论;如仍不能一致,行政工作应按厂长意见执行,不得加以反对。支部如认为厂长处理有不同意见时,得向上级报告,厂长亦应将经过情形报告上级,以便及时解决。不属于生产行政的问题,仍由支部书记作结论。这是公营工厂支部工作今天急需解决的问题。
  七、工厂职工会组织形式,应当因事设职,以小而精为原则,不宜过于庞大复杂。如工会主任不应脱离生产,职工会委员任期不应机械规定半年改选,应根据工作之好坏来进行改选,同时任期可延长到一年,并得连选连任,否则,对于方针之贯彻,工作的建立是有严重妨碍的。同时职工会工作必须取得行政上的帮助,否则是难于发展的。最后,生产任务的完成有赖于职工会的动员,因此,工会主任应参加厂务会议。
  为贯彻目前职运方针,为肃清职工会工作中的官僚主义、教条主义和思想上的经济主义,建设厅党的组织应与边区总工会协同,直接领导几个工厂的党和职工会,进行彻底的自我批评并总结其经验,以便好好地来改造我们公营工厂中党和职工会的工作。
  (《解放日报》1943年5月1日)
  

陕甘宁边区工人运动史料选编(下册)/陕西省总工会、工运史研究室选编,—北京:工人出版社,1988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