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陕商
秦腔秦韵
陕西景观
陕西民间美术
延安精神
文史资料
陕西佛教文化资源宝库
陕西帝王陵
旧址库
丝绸之路
非物质文化遗产
人物库
历史事件库
西安事变
省情文献库
听遍陕西
资源库测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大事记

[上一记录] [下一记录]

兰州战役与青海、宁夏、新疆的解放


  1949年8月中旬,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院长阎锡山在广州召集西北联防军事会议,马步芳、马鸿逵和胡宗南等均飞往参加。会议策划了一个“兰州决战”计划。其内容是:由“青马”主力据守兰州,以坚固城防与黄河天险为依托吸住并消耗解放军“宁马”和胡宗南两部则配合协同,三路合击于兰州地区。
  针对西北诸敌的动向,第一野战军前委决定集中兵力及时发起兰州战役,首先歼灭,“青马”主力。具体部署为:第二兵团及第十九兵团的两个军进攻兰州;第一兵团(缺第七军配属第六十二军)沿渭河北上经天水、临洮进占临夏,斩断“青马”之右翼;第六十四军进抵固原至海原一线牵制“宁马”及驻守靖远、景泰的国民党军两个军;第十八兵团(缺第六十二军配属第七军)在天水至宝鸡一线钳制胡宗南集团。在此前后,毛泽东也数电彭德怀指出:对青宁二马应予区别对待,首先要打击马步芳,以三个兵团打兰州。西北除用战斗方式解决外,尚需兼职政治方式解决。现在我军占居优势,兼用政治方式利多害少。彭德怀据此又适当调整部署,令第一兵团王震部及时从上游强渡黄河迂回兰州北部,切断敌军的退路并准备歼击新疆可能回援之敌。
  从8月12日起,各兵团分途开始追击行动。仅一旬之内,追进约800公里,兵临兰州城下。兰州城三面环山,北依黄河,形势险要,易守难攻。在抗日战争期间所修“国防工事”的基础上,青马军又予以强化,形成完整复杂的纵深防御体系:城南城东各高地的筑垒地带,错综交织,各主阵地上均筑有钢筋水泥碉堡群,且通过环山公路互相连系并直通城内;各高地对外有环形人工削壁一至三道,皆高6至10米,壁腰暗藏着侧射火力点,壁外又有大壕沟,内外遍设地道和暗堡,附设铁丝网、地雷群等障碍物。守卫部队为“青马”主力第八十二和第一二九军共6个师,又编有骑兵第一旅和第十五旅等,共约5万多人。青马自以为固若金汤,万无一失。
  21日拂晓,解放军各部队进抵兰州城下后即仓促发起攻击。激战竟日,没有大的收获。彭德怀司令员遂断然下令停止进攻,重新从事攻击准备工作。24日,马步芳将兰州军政大权交其子马继援全权代理之后,自己便匆匆飞回西宁去准备后路。野战军接受初攻受挫的经验教训,攻城各部队深入进行思想动员,周密侦察敌情,充分地作好各项准备工作。8月25日拂晓,再次对兰州守敌发起总攻。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战斗进展十分顺利。6时许,第四军首先攻克号称“兰州锁钥”的沈家岭。10时又夺占中,下狗娃山。16时,第六十三军第一八九师占领敌方另一主阵地窦家山。17时,第六军又攻占城南最高峰营盘岭上敌主阵地三营子。这时,青马军总指挥马继援失去守城信心,开始向城北黄河对岸转移,同时密令各部于夜间向北急撤。当晚,解放军乘敌兵溃逃之机全线出击。到26日5时,第三军一部攻入兰州西关,随即向城内连系黄河两岸的唯一通道大铁桥逼近,用火力严密封锁了敌兵北逃的路口,大部分敌人都被困在河南城区内。第六十三军一部也攻占了兰州东关。经过激烈巷战,到中午城内敌军即告肃清。解放军一部抢越黄河铁桥,又控制了北岸制高点白塔山。敌第一二〇军和第九十一军已逃向河西走廊,由城内窜出的少数敌人也争先恐后逃往青海。甘肃省会兰州宣告解放。
  兰州战役是我军在西北战场上的又一次决战,也是进军大西北期间的最大一次攻坚战。此役歼灭以马步芳集团为主的国民党军4.2万余人,“青马”主力基本归于消灭,为尔后甘、青、宁、新四省解放扫清了道路。
  8月29日,第一兵团司令员王震奉命率部向青海进军。由于各部队认真贯彻执行中国共产党的少数民族政策,沿途受到青海各民族人民的热烈欢迎、支持和帮助,因而所向披靡,进军神速。早在兰州战役前夕,马步芳就已逃回西宁老巢。8月27日(即兰州解放的次日),马步芳、马步青兄弟借口向“中央”救援,匆匆乘飞机逃往重庆,行前指定由马步鉴负责西宁防务。29日马继援辗转逃至西宁,深知大势已去,30日凌晨便和马步鉴等挤乘最后一架飞机逃之夭夭。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和政治的强大压力下,西宁残敌已成惊弓之鸟,许多官兵不战自溃,弃械回家。另一些顽固之徒在西宁城内烧杀洗劫后,向西窜逃。一批开明士绅自发组织起“临时治安维持会”等待解放军接收西宁,并派出代表出城远道迎接。9月5日,第一兵团先头部队进入西宁城区,各族人民群众自动夹道热烈欢迎。6日,解放军大部队抵达,并隆重举行西宁解放入城式。市内处处张灯结彩,锣鼓和鞭炮齐鸣,群众挤满街道,口号声和欢呼声响彻云霄。入城式后,各族各界人士和从四方赶来的民众共四五万人齐聚在东关大教场上举行欢迎解放军大会,其盛祝空前。青海省会西宁宣告胜利解放。
  9月26日,青海人民军政委员会在西宁宣告诞生(廖汉生任主任)。该委员会暂行省人民政府职权,遵照中国共产党各项方针政策、人民解放军总部“约法八章”和陕甘宁边区政府政策法令,领导全省各族人民共同恢复与建设新青海,并积极筹备成立青海省人民政府。
  同年8月底,彭德怀命令第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治委员李志民率部北进,以解决马鸿逵集团为目的发起宁夏战役。从9月2日起,第六十三军自兰州地区沿兰(州)宁(夏)公路及黄河两岸,第六十五军自定西地区经由贡马井和郭城驿,第六十四军配属陕北地方部队自海原至预旺一线,先后出发向宁夏挺进。各部队严格执行野战军司令部、政治部所颁布的《回民工作手册》、《宽待回民俘虏守则》及《团结回民守则》等,注意政策纪律和回民风俗习惯,受到沿途广大回族人民的热烈欢迎。学习解放青海的成功经验,我军还动员兰州各界名流组成代表团同往宁夏,争取和平起义。
  在宁夏回族人民的支持下,各路解放大军迅速向银川逼进。9月1日,马鸿逵借口应蒋介石电召匆匆飞往重庆,行前将全省军政大权及8万多军队交付次子马敦静。19日,“宁马”军司令官马敦静也搭乘飞机逃往重庆。这期间,马鸿逵的叔伯兄弟马鸿宾(名义上为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实无地盘受排挤)及其三子马惇靖(时任“青马”第八十一军军长),在邓宝珊等人的影响下,业已产生率部起义的思想。经过多方争取,马惇靖于19日与解放军达成协议,宣布和平起义,中卫解放。其后,在强大军事压力与政治争取下,宁马其他高级军官也决定接受和平通电起义。20日,由贺兰军军长马全良、第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第十一军军长马光宗及各师旅长、宁夏保安司令部官员等共同署名发出起义通电。23日,马全良等在中宁与解放军代表正式签订《和平解决宁夏问题之协议》。不久因“宁马”各部自行溃散,解放军于23日夜间进驻银川城。26日,第十九兵团在银川隆重举行入城仪式。同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银川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正式成立,由杨得志任主任,马鸿宾、朱敏、曹又参任副主任。27日,银川警备司令部成立,阮平任司令员,杨银生任政治委员。宁夏各地也先后获得解放。
  9月2日至28日,第一野战军第二兵团(自兰州向西)与第一兵团部及第二军(自西宁北上翻越祁连山向西)又共同发起河西走廊追歼战。到9月24日,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联勤第八补给区司令部及其下属单位,国民党第九十二军和第一二〇军残部共3.3万多人在酒泉宣布和平起义。25日,解放军进驻酒泉。解放军一支快速分队也进占并妥善保护玉门老君庙油矿,国民党骆驼运输团等起义。28日,安西解放,人民解放军已紧叩新疆的大门。9月底,逃往哈密的国民党甘肃省政府残部在秘书长(代行省政府主席职务)丁宜中率领下,也自动回归向解放军投诚。
  国民党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和国民党新疆省政府主席兼新疆保安司令包尔汉等人已决心和平解决新疆问题。9月23日,陶峙岳委派曾震五为代表前往酒泉(后至兰州)与解放军接洽,表示完全接受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八项和平条件。25日和26日,陶峙岳、包尔汉先后在迪化(乌鲁木齐)通电起义。参加起义的有:新疆警备总部及其所辖国民党正规军整编第四十三师、整编第七十八师、整编骑兵第一师、四个独立骑兵旅、四个独立骑兵团以及边卡部队和联勤直属机关等,新疆省政府及其下属地方行政单位,新疆保安司令部及甚所属通讯、特务骑兵各大队等,总计7.6万多人。新疆至此宣告和平解放。10月至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各部队陆续进驻南北疆,把五星红旗插遍了天山南北,直至最西陲的疆土帕米尔高原上。
  陕甘宁边区大事记述/主编:雷云峰;副主编:张宏志,—西安:三秦出版社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