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陕商
秦腔秦韵
陕西景观
陕西民间美术
延安精神
文史资料
陕西佛教文化资源宝库
陕西帝王陵
旧址库
丝绸之路
非物质文化遗产
人物库
历史事件库
西安事变
省情文献库
听遍陕西
资源库测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大事记

[上一记录] [下一记录]

解放与接管西安


  1949年5月20日,西北人民解放军兵临城下,解放了西安,摧毁了胡宗南的老巢,宣告了“延安”和“西安”两种命运决战的必然结局,为解放大西北创造了条件。
  十多年来,西安一直是国民党中央直辖市,反共大本营,蒋介石的宠将胡宗南带着几十万人马镇守于此,专门对陕甘宁边区进行封锁、包围、蚕食,制造磨擦。解放战争时期,又积极推行蒋介石的所谓“重点进攻”战略方针。1949年初,在国民党连遭惨败的危局下,胡宗南却竭力大搞什么所谓“机动防御”,并派军、警、宪、特密布在西安市的各个角落,随意捕人,草菅人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日夜盼望着解放。
  为了解放和接管西安,中共西北中央局、西安地下党组织和人民解放军都作了充分的准备工作。1949年2月9日,西北局拟定了《准备接收西安初步计划》。3月1日,成立了以贾拓夫为主任,由16人组成的接收西安准备委员会。3月6日成立了11个处及市委、市府等筹备机构。4月7日制定了接管原则。
  5月10日,西北局召开了进军西安干部动员大会,习仲勋书记指出了进军西安,保护和建设西安,恢复和发展生产,使其成为工业生产与农村经济相结合的为人民服务的城市的总方针。并强调进城干部必须依靠工人阶级,团结其他劳动群众,争取知识分子,争取可能多的能够和共产党合作的自由资产阶级及其代表人物站在人民方面,组成广泛的人民统一战线,才能把城市管理好和建设好,他要求全体干部要保持严格的纪律,服从军管会的领导;密切联系群众,执行党的政策;坚定无产阶级立场,坚持艰苦奋斗的作风;以甘当小学生的精神,虚心学习管理和建设城市的知识。这一切都为解放和接管西安作好了思想准备。
  为此,党的地下组织开展了各方面的工作,在中共西安市工作委员会(简称“市工委”韩夏存任书记,崔一民、朱子彤任委员,吴伯畅参加领导工作)的领导下,发展党团员,壮大组织力量,加强统一战线工作,团结各方面的代表人物,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将胡宗南的“西安市民众自卫总队”争取过来。搜集胡宗南集团的政治、军事、经济情报,作了解放西安、接管西安的具体部署。在胡宗南逃离前,妄图大量囊挟地方名流、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同时强迫一些企业和单位搬迁,进行所谓疏散。市工委针对国民党妄图将未迁走的企业、工厂准备炸毁的阴谋,组织开展了护厂、护局、护校,保护知识分子,保护文物古迹、档案,挫败敌人阴谋的斗争,将敌人的破坏减少到最低限度。
  西北野战军掀起了练兵热潮,加强了攻坚战和巷战的训练。学习《向全国进军的命令》、《约法八章》及《城市政策十五条》,提高部队的战斗素质和政策水平。
  1949年3月18日至3月20日,渭北一带的同官、耀县、淳化、富平、大荔、朝邑等县城,相继被克,歼敌7000余人,迫使胡宗南集团不得不收缩兵力,在西安周围挖战壕、筑堡垒、布电网,构筑防御工事。
  4月下旬,西北野战军全体指战员在中共中央七届二中全会决议和毛主席的总结讲话精神鼓舞下,作好了解放与接管西安的充分准备。
  4月21日,毛主席、朱总司令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并决定华北十八、十九兵团入陕,编入第一野战军,参加解放西北大西安、解放战斗。
  5月17日夜,胡宗南在西安六谷庄绥署招待所召开紧急疏散会议上焦急不安,对一些尚在引经据典、侈谈西安帝王之业,应该浴血守土的士绅发言极不耐烦地说:“不要罗嗦了,现在情况变化,我主力撤出西安才是上策。西北共军已到三原,华北共军已迫潼关,我们暂时转移阵地,这不是逃跑,而是要把共军吸引过来,再来个反包围。”接着他要留守西安的杨德亮不惜一切代价,利用多年修建的工事和解放军准备巷战,等待他的反扑。
  5月17日晚,副司令员张宗逊在第一野战军师以上干部会上分析了敌情,指出胡宗南将向汉中逃跑,妄图联合西北“马家军”待机反扑关中的阴谋,随即命令解放军截击敌人,挺进西安。于是,侦察部队连夜出发,日夜兼程,配合二军等部在新庄、阎家堡歼灭敌九十军五十三师一五九团及骑兵二旅四团一部,俘敌1200多人,扫除了进攻咸阳的障碍。
  5月18日晨,胡宗南与国民党陕西省主席董钊、国民党西京市市长王友直等由西安乘飞机仓皇逃往汉中,由杨德亮部留守西安。令萧绍文带领由一千多名警察与清白大队拼凑的“火焰别动队”,疯狂破坏,肆意掠夺。他们炸桥梁,毁锅炉,破坏公共设施,全城实行戒严,突击捕人、杀人。
  5月19日,下午,一野第十六师集结在咸阳东北一线,十七师集结在咸阳西南做渡河的准备工作。咸阳守敌逃到渭河南岸,炸毁咸阳大桥,构筑防御工事,配备炮兵,妄图阻止解放军渡河。
  5月20日拂晓,解放军30多名突击队员在火力的掩护下,从桥上匍匐前进。在云梯被敌炸断的情况下,战士们浮游而进,炸坍了敌人的碉堡,占领了咸阳桥头,冲破了敌人的防线。其它各团也在咸阳大桥以东十公里处的河岸上强渡。5月20日黎明,十六师、十七师过了渭河,逼进西安。
  十七师四十九团击溃了三桥守敌,四十九团一、二营追至西安西郊占领了飞机场,一营营长张先普带领所部炸开了西门,占领了城楼,向城内搜索前进。同时,十七师副师长袁学凯带领五十团奔至三桥,以铁路工人李瑞五、李平章等为向导,乘火车疾驰东进,击溃敌人,占领了西安火车站。十六师四十六团先后占领南门、东门。十六师四十八团接管了王曲的国民党中央军校第七分校,收编了长安县保安团。“市工委”集中在省立医院,部署对闵继骞所部与王子伟所部起义的准备工作,并就解放军进城后的口粮供给及社会秩序维护等项工作做了具体安排。
  5月20日上午,敌人炸毁了西京电厂和大华纱厂的部分设施,炸断了灞河、浐河、沣河几处桥梁。解放军进城后立即分几路赶至敌人破坏之地,拆除了大量的雷管和黄色炸药,保护了人民的生命财产和古城的文物古迹。
  5月20日上午11时西安城全部解放。
  5月21日解放军指战员举行了入城仪式,军容整齐,威武雄壮。各条大街均张贴出“毛主席万岁!”“解放军是人民的大救星!”等巨幅标语。全市在沸腾,人心在激荡,热烈欢呼古城的新生。
  5月22日成立了西安市城防司令部。5月23日成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安市警备司令部。
  5月24日成立了西安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贺龙、贾拓夫、赵寿山、甘泗淇、杨明轩、张稼夫、张经武、赵伯平、方仲如、李敷仁、陈希云、陈养山为委员。贺龙任主任,贾拓夫、赵寿山、甘泗淇任副主任。军管会为当时西安的最高权力机关。
  5月25日,西安市人民政府宣告成立,贾拓夫任市长,方仲如任第一副市长,张锋伯任第二副市长。由张经武任西安警备司令员,徐立清任政治委员,罗元发任副司令员。
  5月26日正式成立了由贾拓夫、张经武、赵伯平、方仲如、董学源、柯华、陈元方、何承华、李甫山、朱子彤、韩夏存、曹冠群、崔一民、李宗林等14位同志组成的中共西安市委员会。前5名为常委。贾拓夫任书记,赵伯平任副书记。同时,任命了西安市12个区的主要领导干部。
  6月12日,在革命公园召开了近10万人的庆祝西安解放暨欢迎人民解放军大会。大会向毛泽东、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及第一野战军全体指战员发了致敬电,会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
  6月14日,陕甘宁边区政府迁入西安新城办公。中共西北中央局、西北解放军司令部和政治部、西北民盟总支同日迁入西安。
  6月中旬,解放军迎头痛击胡宗南联合马步芳、马鸿逵、马步青向咸阳的反扑。西府各地相继解放,胡宗南急不择路。慌忙南逃。(雷云峰)
  陕甘宁边区大事记述/主编:雷云峰;副主编:张宏志,—西安:三秦出版社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