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陕商文化>陕商精神

陕商精神

特色文化陕商精神

[上一记录] | [下一记录]

不意经商也从容

陕西也许是一个不该出商人的地方。可明清之际在这里却产生了一个名闻全国的大商帮,并驰骋中国商界达五百年之久,这个商帮就是陕西商帮。
  陕西在唐以前曾经是中国的政治经济中心,但唐安史之乱后,随着中国政治经济中心的南移,陕西被边缘化了。明代的陕西已是边关地区,明代的陕西布政使司领8州95县,管辖东起华阴、南起紫阳、北至河套、西迄肃凉的西北大部分地区,边地直到今天的嘉峪关。有一首《甘肃竹枝词》形容陕西的情形是:
  天下车书一统同,
  怀柔西域远从风。
  番蒙回部通川藏,
  都在三秦节制中。①
  清雍正八年(1730),为加强对边疆的治理,实行陕甘分省,陕西辖区内缩,成为内陆省份,管辖着8府90余县的广袤领域,并对西北地区产生着深远影响。有一首清人写的《秦亭》诗中曰:
  大道西来万岭横,
  秦亭何处但荒荆。
  洴西考牧方分土,
  陇右山川尽姓赢。②
  明清的陕西,作为边关洪荒,经常面临着边外少数民族的侵扰。这里山高皇帝远,人少牲畜多,又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兵匪连接,土匪当道,社会很不安定。明末的李自成农民起义,清代中叶的白莲教起义、啯匪起义,响马、刀客都集中在这一地区,持财辎重的商人成为兵匪追杀的对象,经商业贾缺乏安定的社会环境。因此,陕西并不是产生大商帮的理想之地。
  陕西八百里秦川,沃野千里,厥土黄壤,有着发展农业生产良好的自然条件。自神农氏教民稼穑以来,陕西就有发达的农业。陕西人将自然经济的小农经营方式发展到极致,力农致富,耕读传家,“督仆隶耕作,教子弟读书”,“三间一院,马房偏岸;大妇小妾,一点点年纪;顷亩田地,雇两伙计”便是陕西人理想的生存方式。有一首古老的关中民谣将陕西人悠闲的生活状况描绘得贴切恰当:
  三十亩地一头牛,
  老婆娃娃热炕头。
  一亩豆子换豆腐,
  一亩芝麻够吃油。③
  在“秉耒耜以耕,力皆出诸己”的手工劳动生产技术条件下,人们基本上能够实现自给自足,“夜雨剪春韭,新饮间黄粱”,“养生送死之具已足,仅家无盐井耳”。可以关起门来过日子,对市场需求不足,缺乏涉远经营的激情动力。明清小说《幻影》第二十一回“夫妻还假合,朋友却真缘”有一段夫妻对话,将农民惧怕涉远外出“在家日日好,出门处处难”的心态描述得真实可信。其主人翁李雨良对兄弟说:
  我与你终日弄这些泥块头,纳粮当差,怕水怕旱,也当不得财主。不若你在家耕种,我向附近做些生意。”其妻韩氏在一旁说:“田庄虽没甚大长养,却忙了三季,也有一季快活,夫妻、兄弟聚作一块。那做客餐风宿水,孤孤单单,谁来照顾你,还只在家。④
  而关中民谣《半截瓮》也道出了关中农民不喜抛妻别子、外出经营的恋家心态。其谣曰:
  半截瓮,截蒜薹,娘让出门做买卖,临行前,娘安咐,回头看看我媳妇,擦的油,戴的花,看着看着放不下,不如在家做庄稼。⑤
  这种自做自食、安贫恋家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阻挡了人们出门经商,闯荡天下的脚步,自然不是产生大商人的地方。
  陕西四塞雄风,左崤函,右潘冢,雄关环抱,群峦耸峙的自然环境,亦羽化出陕人一种封闭自守的心态,使人们缺乏创业开拓的心怀,家庭生活的自给自足放大到社会心态便形成慵惰自守的思维模式,使人们对经商业贾热情乏力,对海商风险充满了恐惧,不愿亡命涉险,经商自富。“好出门不如赖在家”,“金盔银盔,不如锅盔”,“买卖钱,几十年;庄稼钱,万万年”。就是关中农民对农商比较效益的结论性认识。而且涉商业贾,风险大,贫富不定,富贵无常,今日为富翁,明朝做乞丐,远不如经营农业,收取地租之利来得保险。求稳怕险本身就是小农保守心态的反映。明代的一首民谣《送亲》将这种心态描绘得淋漓尽致,其谣曰:
  劝乖亲,休在江湖上恋。纵经营千倍利,不如家里安闲,餐风宿水容颜易变。想茶,茶不到口,想饭,饭不周全。到夜晚要自展那铺陈也,到天明还得自家卷。⑥
  就是那些为贫穷所迫,远出经商的人,由于他们多为农民转化而来,依然无法割舍与土地的亲情联系,他们并不盼望财高北斗、富贵满堂,经商仅仅是他们的人生过程,而不是归宿,他们心中企盼的仍然是一份自足的田园生活。清代山陕商人的一首《归去来辞》真切表达了山陕商人的意愿:
  归来重整旧生涯,潇洒柴桑处士家。草卷不用高和大,会清标岂在繁华。纸糊窗,柏木塌,挂一幅草条画,栽一枝得意花,自烧香童子煎茶。⑦
  这种缺乏追求财富的强烈冲动和安贫守拙的心理积淀,也使陕西成为很难产生大商人的地方。
  但历史的发展常常是戏剧性的。偏偏是在这个不会出现大商人的地方,却因历史的发展,将陕西人推到了大规模经商致富的风口浪尖上。
  ① 雷梦水:《中华竹枝词》,北京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第5册,第3702页。
  ② 雷梦水:《中华竹枝词》,北京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第五册,第3702页。
  ③ 宗鸣安:《陕西近代歌谣辑注》,陕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153页。
  ④ 邱绍雄:《中国商贾小说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217页。
  ⑤ 宗鸣安:《陕西近代歌谣辑注》,陕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57页。
  ⑥ 冯梦龙:《冯梦龙民歌集三种注解》,百花文艺出版社2005年版,第176页。
  ⑦ 史若民,牛白林:《平、祁、太经济社会史料与研究》,山西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516页。
陕西商帮与陕商精神十八讲/李刚,张军利著.-西安: 陕西人民出版社, 2013